您的位置: 首頁- 最新動態- 醫院新聞- 詳情

點贊“市一人” | 許彼此一個春天

發布時間:2019-08-21 浏覽量:773次 來源:季成

編者語:春天是欣欣然的,她意味著重生、希望和溫暖。千裏之外的黔東南原住民老郭(化名)怎麽都沒有想到自己竟然可以站立起來;身在江南的骨科醫生季成也沒有想到自己曾經的夢想在遙遠的黔東南得以實現。兩個懷揣著希望的人,因爲一次醫療援助,期許了彼此一個明媚的春天!

今年35歲的黔東南原住民老郭,8歲時因外傷導致雙股骨頸骨折,後由于家庭經濟條件的限制,沒有得到及時有效的治療而導致殘疾。因此老郭至今都沒有工作、也沒成家,可謂因病致貧的“縮影。基于這一情況,援貴幹部——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外科主任醫師、現凱裏市一醫院副院長賀冠海的主持下,通過兩地遠程視頻會診後,杭州市一醫院骨科經討論後決定派出專家團隊西征,帶著技術和材料直接上門去爲患者解決困擾近30年的問題。同時,老郭的治療及手術材料等全部費用均由凱裏市第一人民醫院承擔。

患者病情複雜,手術難度大,風險高7月25日,在衆多手術醫生、麻醉醫生及護士的共同協作努力下,前後共耗六個小時,一路披荊斬棘,克服多道難關,終于按原計劃順利完成,這不僅是凱裏市一醫院的首例,也是黔東南地區的首例雙側髋關節置換術,而其主刀醫生是來自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骨科的季成副主任醫師,一助也是同樣來自杭州市一醫院骨科的侯長舉主治醫師。季成說這台手術是他從醫近20年來最具挑戰性的,不論是在技術、心理、體力上都堪稱是極限挑戰。

由于患病27年,患者雙側髋關節旋轉中心上移超過8cm,類似于一個四型的DDH(先天性髋關節發育不良)算是髋關節初次置換術裏最難的情況之一。談到術前規劃時,季成說:“手術困難重重,最大難點在于複位,髋臼和股骨假體裝好後很難複位並且複位後坐骨神經、骨神經損傷概率較高,我們術前計劃采用股骨粗隆下截骨的方法幫助複位,但是截骨多了或松解過度容易造成髋關節不穩定和術後脫位,所以在軟組織松解、截骨量、複位難易度及術後人工關節穩定性上找一個平衡點也是難點之一;其二,外傷時患者只有8歲,本身就在生長發育期,髋臼和股骨近端因爲受傷而發育不全,所以如何處理畸形的骨結構並合理安放假體也是個難題;其三,同時進行雙側手術風險非常大,一方面術中出血量可能很多,引起相關並發症,重則可危及生命,另一方面手術時間長容易引起手術部位感染,靜脈全麻麻醉時間長也容易引起很多並發症,所以就要求醫生盡量縮短手術時間,減小手術創傷,控制出血量;最後一點,一期同時完成雙側手術對上台醫生的體力、耐力都是嚴峻考驗。因此,術前在專家組反複仔細研究患者影像學資料後,也設計出了多套備用方案,以應對術中可能出現的任何意外情況。”通過前期充分的准備、預估,專家組細致的術前規劃准備,並在凱裏市一醫院骨科醫生及麻醉醫生、護士們的全力支持下,手術進行地相當順利,術後患者無並發症發生。

術後一周,患者已能使用助行器獨立行走,這對于一個只能坐著看世界的人來說簡直是從未有過的夢想和奢望。對于未來,老郭也充滿了信心,說等康複後先去找一份穩定的工作,等有條件了還想找個愛人、安一個屬于自己的家。

其實受益的不僅僅是老郭,主刀醫生季成對于這次凱裏之行同樣感慨萬千:“我還記得自己大學將畢業找工作那時,曾經很有沖動想去西部地區當志願者,去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去尋找自己人生的意義。但終因各種原因失去了毅然背井離鄉而去的勇氣。不過時隔近二十年,這次臨危受命去黔東南大山深處完成了這樣一個高難度手術,看著患者重新站起來走路,也算是了卻了一樁夙願。當然,這僅僅只是個開始。前不久,我的高中老師在完成西藏支教任務後又准備動身前往貴州支教,我的高中同學也向西藏高原的孩子們捐贈了自己設計生産的先進的淡水處理設備,在我們這一代人學成並相繼回饋社會的時候,我也不能落于人後。相信今後在凱裏與杭州的長期合作下,我還能用自己的能力去幫助更多的人,去實現自己年少時的初心。”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