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優勢診療- 危重孕産婦- 詳情

【重症風采】連載50 | 前所未有的震撼,它就是 ECMO

發布時間:2019-07-05 浏覽量:2145 次 來源:危重孕産婦


近日科室胡炜主任接受丁香園采訪,談了他工作以來對ECMO的一些看法:




原文:周悅

編輯:劉昱

本文授權轉載自丁香園


新技術像一劑催眠藥,能讓人暫時忘記生老病死的自然規律。它值得被感謝,因爲它給醫生和患者帶來希望。


但令人憂慮的地方在于,它也能讓人一直「活著」。


人們總是渴望著讓人起死回生的神醫。


隨著醫學技術的發展,人們對于醫療的期望越來越高。通過制造高科技的儀器,不懈地和「生死」這一問題對抗。


而近年來的這台機器,作爲衆多優秀科學家的努力成果之一,或許在一定程度上滿足「神醫」的稱號。


它就是 ECMO。


現任台北市長,前台大醫院教授柯文哲,作爲將 ECMO 技術引進大中華地區的第一人,他的評價能充分體現這一技術在重症領域的顛覆意義。


「ECMO 做多了,醫生會變成上帝。」


   



前所未有的震撼


ECMO,中文全稱是體外膜肺氧合。通俗一點來說,就是「人工肺」。


ECMO 裝置圖:ECMO 的主要原理是把患者靜脈血引出體外進行氧合,再將氧合後的血液輸回體內,用于供氧,暫時替代心肺功能。(圖源:maxhealthcare)


從 1972 年開始,經過半個世紀的發展,ECMO 有了太多讓猝死患者「起死回生」的傳奇。


傳奇加身,ECMO 技術開始在各大醫院快速推廣,過去幾年內,全球使用這一技術的醫療中心及其救治的病例數量增加迅猛,ECMO 走向了重症領域的巅峰。


2011~2015 年我國開展 ECMO 技術的醫院數量及救治病例數

圖源:中國體外循環雜志


到現在,是否擁有 ECMO 技術,已經成爲衡量一家醫院急救水平的重要標准。很多醫院在第一次使用這個機器時,就立刻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


「我們是 2009 年做的第一例 ECMO 治療,一個爆發性心肌炎的 11 歲男孩」。


這段往事,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 ICU 的胡炜主任記憶猶新。


爆發性心肌炎的初始症狀很像普通的感冒,很難引起重視。但病情進展相當凶猛,短時間內即可産生嚴重心髒損害,患者極易猝死。


這個 11 歲的男孩送到醫院時已經沒了心跳。經過多輪 CPR 無效後,醫生們想到了 ECMO。


在 ECMO 支持下轉運的患者

圖源:胡炜


「給孩子做上 ECMO 之後,他的心電監護還是一條直線,但意識居然是清楚的!」


胡主任清楚得記得,那天孩子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滿了大大小小的管子。忽然,孩子睜眼說了一句:「媽媽,我想喝可樂!」守在一旁的父母頓時淚如雨下。


很快,孩子病情好轉,撤機出院。這一次成功的案例讓所有的醫護人員備受震撼——曾經被看作醫學難題的疾病,難道就要被一台機器攻破了嗎?


但 ECMO 並不能讓所有的爆發性心肌炎患者「起死回生」。


一位年輕的孕婦也遭遇了爆發性心肌炎,「送到醫院的時候,血壓都測不到」。考慮到此前成功的案例,醫院以最快的速度給這名孕婦上了 ECMO。


據 ELSO 數據顯示,ECMO 救治嚴重心肺功能衰竭患者的院內生存率爲 41.4%,治療的中位持續時間爲 4 天。在 ECMO 治療第 4 天撤機時,患者的存活率較高,但如果治療時間持續一周以上,患者的生存率會明顯降低。


ECMO 技術的不確定性也在于此。


等待差不多一周後,逼近那個「患者生存率明顯降低」的節點,醫生和家屬們感覺「幾乎看不到希望」。


「患者的心髒恢複很差,只能依靠機器活著,沒法撤機。」胡主任回憶道「這個病例,讓我們第一次感受到了無力」。


工作中的 ECMO

圖源:胡炜


面對那些上了 ECMO 但心肺功能恢複很差的患者,擺在他們面前的有兩條路:一是放棄治療,撤機;二是繼續用機器和藥物維持患者生命,以爭取心髒移植或者其他治療的時間。


放棄治療固然痛苦,但等待心髒移植供體也是一場難以預測的賭博。最終,家屬含淚簽字。一根根管道緩緩從孕婦的身上撤下,一個家庭失去了兩個生命。





一直讓人「活著」?


新技術像一劑催眠藥,能讓人暫時忘記生老病死的自然規律。


柯文哲舉過一個例子,能夠很好地體現這種的倫理困境。


一個爆發性心肌炎的孩子,用 ECMO 維持多日,心髒功能仍然難以恢複。與此同時,他已經有嚴重的並發症,雙足像中毒一樣發黑。


醫生是要把孩子的雙腳剁掉繼續救命,還是到此爲止?


失去生命還是失去雙腳?大部分人可能甯願失去雙腳,也要選擇活著。醫生和患者,都被「活著」這個詞綁架太久了。


技術值得被感謝,因爲它能給醫生和患者帶來希望。但令人憂慮的地方在于,它也能讓人一直「活著」。


科學進步已經把生命進程中的老化和垂死變成了醫學的幹預項目,融入醫療專業人士「永不言棄」的技術追求。


而我們事實上並沒有做好准備去阻止老弱病死。


——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


在新技術日新月異的洪流中,不管是家屬還是醫生,都越來越難選擇放棄。


未來是否有更完美醫學技術?我們無法預測。但就像柯文哲所說的:「醫生也許只是生命花園的園丁,讓人在生老病死之間活得好看一點」。


醫生來說,保持清醒,避免被技術綁架,從患者利益的角度考慮問題,並在適當的時候對 ECMO 說不。


這也許比學會使用 ECMO 技術本身更難。(責任編輯:劉昱)




題圖來源:pixabay

參考文獻:

1. Sauer C M, Yuh D D, Bonde P. Extracorporeal membrane oxygenation use has increased by 433% in adults in the United States from 2006 to 2011.[J]. Asaio Journal, 2015, 61(1):31-36.

2. https://www.elso.org/Registry/Statistics/InternationalSummary.aspx

3. 章曉華, 莊建. 中國體外膜肺氧合技術開展的現狀及思考[J]. 中國體外循環雜志, 2017, 15(2):68-71.

4. 黑飛龍, 朱德明, 侯曉彤,等. 2016年中國心髒外科手術和體外循環數據白皮書[J]. 中國體外循環雜志, 2017, 15(2):65-67.

5. Smith M, Vukomanovic A, Brodie D, et al. Duration of veno-arterial extracorporeal life support (VA ECMO) and outcome: an analysis of the Extracorporeal Life Support Organization (ELSO) registry[J]. Critical Care, 2017, 21(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