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優勢診療- 運動醫學- 詳情

複“骨”

發布時間:2018-06-10 浏覽量:63386 次 來源:運動醫學

      夢裏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很久沒一口氣去讀完一本書了。一個戰火紛飛的年代,抛開鐵馬金戈的澎湃壯烈,換了一個角度,從婉約詩詞中的雪月風花去解讀一個亂世君王深處的內心,確實是本難得一見的好書,令人耳目一新,也令人回味無窮。

      但其實,在濟濟文壇上留下黯然銷魂的哀傷,在茫茫史海中落下聲色犬馬的汙名,集才華橫溢的詞人與怯懦無能的君主于一身,生不逢時也好,玩物喪志也罷,都不得不承認,沒有階下囚之恥,就沒有亡國人之恨,沒有思故園之愁,就沒有傳千古之句,正是從萬乘之軀到敗國之子的落差,造就了一代詞帝,這其中的幸與不幸,如今也只剩後人唏噓。”

      以上這兩段充滿俠士氣概的文字就出自今天的主人公——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骨科副主任醫師、杭州市運動醫學中心常務副主任季成之手。

      初次相見時,季成給人的感覺是高大、帥氣,很像韓劇中對男主的描述;但幾句話之後,你就會發現他是個內斂、寡言的人,跟病情無關的話題幾乎不聊,很難想象那些激昂、犀利、深刻的文字是出自他的筆下,還是那雙拿手術刀的手。

      季成也酷愛打籃球,似乎也和運動結下了不解之緣,短短的十來年時間裏,經過埋頭苦幹、不斷努力,不僅完成了從主治醫生到副主任醫師的成長,並通過多次出國進修、學習、深造的機會,進一步鑽研運動醫學,尤其是關節學方面的高超技術獲得了廣大病患的一致好評,在業內也是楚翹。

      2017年杭州市運動醫學中心在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正式挂牌成立!杭州市運動醫學中心由骨科、康複理療科和針灸推拿科的醫療骨幹組成,杭州市骨科研究所所長、骨科主任朱六龍教授任杭州市運動醫學中心主任,季成副主任醫師任中心常務副主任,負責具體工作,特聘浙江體育職業學院體育醫院院長楊威斌院長爲中心顧問。

      運動醫學中心秉承“運動讓生活更美好,醫學讓運動更健康”的宗旨,季成和他的團隊更加刻苦鑽研,在率先開展肩、踝、髋、肘關節技術的基礎上,在2017年歲末之際,又一次開創了市一醫院骨科新的先河,首次成功開展了兩例腕關節鏡手術。腕關節鏡屬小關節鏡,操作空間狹小,關節結構複雜,周圍神經、血管、肌腱多且表淺,操作者不但要膽大心細,還要非常熟悉解剖。其精細的操作技術難度遠遠大于肩、膝、踝等關節鏡,故目前除北京、上海等一些較大運動醫學中心外,鮮有其他醫院開展,浙江省內此項技術也基本處于空白。因此,成功攻克腕關節關節鏡技術,標志市一醫院運動醫學水平又上了一個新的台階。

      季成說,每一份病例都很珍貴、都是不可複制,必須認真相待、嚴謹求證、全力以赴!在此之前,他還特地趕赴全國頂尖的上海複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手外科學習該項技術。有道是“萬事開頭難”,作爲首例,機遇與挑戰並存,也勢必將承受更大的壓力。患者爲中年男性,外傷後導致的桡骨遠端骨折。雖然是臨床常見的病例,但如果按常規手術需切開複位,鋼板內固定,手術時的切口非常容易損傷正中神經等重要解剖結構,並且暴露不全也影響關節面的解剖複位。經過再三討論與分析、前後對比,季成和他的團隊決定采用關節鏡輔助下複位,外固定支架及克氏針內固定,此法除了切口小、損傷小等優勢外,更重要的是可在關節鏡對關節面監視下進行複位,大大提高了複位的精准,並減少廣泛切開及關節面對合不平整而引起的骨關節病的發生率。另外,采用了外固定支架及克氏針的固定方法,也避免了二次取內固定手術,減少了患者的負擔,大大縮短了康複周期。由于充分的術前准備,手術進行得非常順利,術後無任何並發症出現,患者已滿意的出院,進入康複階段。

      有了第一次成功的經驗,季成有了乘勝進取的信心。很快,另一名三角纖維軟骨損傷患者,在經曆了三月余保守治療無效的困擾後,複查磁共振並未好轉的情況下,季成建議患者手術。三角纖維軟骨損傷是引起腕關節疼痛的最常見原因之一,以往采用的是保守治療,不但治療周期長,而且療效較差,患者滿意率低,尤其是部分患者轉爲慢性疼痛,並會使握力減退,嚴重影響生活品質。對于保守治療無效的患者,需要手術治療,目前最先進的治療方式是關節鏡下三角纖維軟骨修複技術,不過該技術需要在狹小的腕關節腔內作縫合操作,技術要求更高于前一例骨折複位內固定手術。爲保障手術順利進行,醫生們做了大量充足的准備,除了小關節鏡設備與器械的准備外,還重新細致複習了患者的病史,查閱資料,設計合理的手術方案。爲了克服沒有牽引吊塔的困難,田飛博士與謝濤博士不辭辛苦,用徒手牽引一個多小時,保證了手術順利完成。

      又是一個手術日的晚上八點多,在結束了一天十多個小時連續接台的手術後,有些疲憊的季成並沒有回家,又去病房查探問詢了當天接受手術的病人術後情況。最近,網絡上流行“佛性醫生”這個詞,他也戲谑說自己也勉強算個“佛性醫生”,但這並不是因爲自己有看破紅塵的淡然,只是因爲也有點濟世救人的慈悲,願意竭自己所有的努力去幫助需要幫助的患者。

      有人曾笑言骨科醫生是“木匠”,看他們手術台上的器械好像的確如此,榔頭、起子、螺絲、扳手……十八般兵器樣樣齊全。但細細看來,他們更像是故宮博物院裏的文物修複員。我說,這是一種匠心精神,以“技”養身,以“心”養“技”,正如他的名字——季成,精湛的醫技、醫者的仁心,善作善成。